美国视频Youtube赚钱攻略

警惕“毒”动画!部分小猪佩奇视频竟诱导儿童自杀家长们千万小心了…

-小猪佩奇youtube -youtube -小猪佩奇 -动画

小猪佩奇youtube

警惕“毒”动画!动画故事沾血腥气味 小猪佩奇变暴力儿童

《小猪佩奇》、《天线宝宝》、《米老鼠和唐老鸭》,妙趣横生的动画片是许多人优美的童年记忆。在现在的网络年代,很多孩子很小就学会了自己拿着iPad上网搜索观看动画片,而繁忙的爹妈们则把iPad视为“电子保姆”“带娃神器”。

但假如 小猪佩奇变成暴力儿童,天线宝宝相互陵暴,米老鼠和唐老鸭的故事沾上血腥气味 ,我们还能放心地让孩子们自己搜索观看吗?实际上,的确就有这样一些披着儿童卡通外套但却少儿不宜的动画视频在网络上流传,防不胜防。恼怒的家长们把这些视频称作: 毒动画

它们从何而来?又是怎样静静潜入了孩子们的全球?

小猪佩奇,当前最受欢迎的幼儿动画片,画风温馨可爱。但是,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输入KeyWords“小猪佩奇”进行搜索,你却大概搜到这种版本的《小猪佩奇》。

​斯蒂芬•拉蒂根,爱尔兰动画制作人。

从2014年起,拉蒂根开始制作这个所谓成人版《小猪佩奇》,视频在YouTube上线后,他得到了大量粉丝追捧,点击量过万,也因此赚了不少钱。

在拉蒂根看来,YouTube这类视频网站就是一个自由的创作平台,创作者可以不受束缚地用视频表达想法,搞笑搞怪都无妨。

但他的想法和做法受到许多家长的品评。

由于,不经意间,懵懂无知的幼儿就大概被这类裹着儿童动画外套的视频所吸引。

家长: 我会以为他们是在 借机寻找(未成年的)性侵对象

这位匿名担当记者采访的密斯是一位母亲。有一天,她的女儿打开YouTube儿童频道,而那却成了噩梦的开始。

家长: 她想找个动画片看,之后频道建议了“泡泡孔雀魚”,但是我们看到了同名差别样的内容。

家长: 这会让孩子们打仗一些他们这个年龄不应该打仗到的工具,一些发现问题的家长还到警局去投诉。

美国本地警员: 这件事我们知道,我们收到了投诉,但警员的困难在于这些视频并不黑白法的,蜘蛛侠和冰雪女王艾莎成了枪手, 小猪佩奇的爸爸用杀虫剂帮佩奇清理脚上的虫,小黄人姐姐点烟给弟弟抽……

这些卡通人物都直接取材于经典动画片中的卡通形象,但现在全都性情大变、 “人设崩塌”,出如今不切合人伦常理的谬妄剧情中,成人看了大概只是一笑了之,对儿童却大概组成不良示范,留下心理阴影。

家长们将这些视频视为“毒动画”。由于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女主角艾莎公主常出如今这类视频中,又被媒体称为“艾莎门”。

美国克利夫兰诊所大夫 赖兹曼: 这些暴力动画跟我们小时间看的完全不一样,问题是孩子会模拟视频内容,这些被模拟来的暴力行动逐步也会出如今实际生活中。

那么,这些视频又为何能在互联网上流传开呢?

首先,为了吸引更多用户点击, 毒动画的制作者经常会以 “搞笑动画片集锦”、!“风趣早教动画片”等正面字眼作为标题,包装这些粗制滥造的不良视频,上载到视频网站后,还将视频分类归类为“教诲类” ,就像童话中那只披着羊皮的狼。

其次,YouTube这类视频网站通常接纳的是人工智能“建议算法”。算法会根据用户的搜索历史、欣赏记载等本性化数据,使用一种“过滤气泡”功能,为用户筛选出观看频率最高的同种类视频。这也就是为什么毒动画都要裹着热门动画的外套,伪装表态。

​别的,在这些恶意制造的“毒动画”背后隐蔽着一条鲜为人知的长处链。

2007年,YouTube开创了“YouTube互助同伴计划”, 只要视频点击量到达肯定数目,就可以在视频上添加广告,同时,视频公布者还可以得到一笔广告费

许多“毒动画”的制造者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加拿大《本日爹妈》杂志编辑 谢夫曼: 这是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职业,你可以上传一些低本钱的视频,只需一两个人来制作就能得到数百万点击量,这成了许多人的全职工作,可悲的是他们并不在乎这些给孩子看的视频内容是否会影响孩子的心灵,影响孩子的心情,影响孩子的日常生活。他们只体贴视频点击量和观看人数,这些才是资金的出处。

对于毒视频的存在,视频网站也并非视而不见。

2017年 3 月,《纽约邮报》报道了毒动画“艾莎门”事件,引起社会关注。

今后,在社会各界的猛烈抗议下,YouTube 开始大范围下线这类视频、封禁账号。到去年11月,YouTube表现已经删除了超越50个用户频道、撤掉了15万条视频。

但是毒动画就犹如“打地鼠”游戏中的地鼠,想要彻底扫除,作业量相当大。

谷歌公司高管 马特•布里廷: 每分钟会有400小时的视频内容被上传至YouTube,天天都市有数千网站参加到我们的广告同盟,任何一个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大概是内容公布者,或是创业者,软件开放者,这给广告商带来更多时机,也给我们和用户带来更多挑衅。

为了切断“毒动画”制作者的财路,YouTube也开始调整广告密布政策。

2017年4月6日,YouTube划定,不会在视频点击量少于1万的频道上投放广告。 2018年1月16日,又再度进步门槛,划定新频道只有在已往12个月里到达4000小时的观看时长,而且拥有1000个订阅者,才有资格参加“YouTube互助同伴计划”的考核。已经成为互助同伴计划的频道,如果不能满意新规要求,也将在2月20日取消成员资格。

那么,面对毒动画的存在,家长又该怎样应对呢?

加拿大《本日爹妈》杂志编辑 谢夫曼: 看看你的孩子在电视上观看的频道,看看是否有跟该频道对应的应用程序,这样孩子可 以在平板电脑或手机上观看考核过的安全节目 ,家长可以让孩子用平板电脑看视频,但是 肯定要和孩子一起观看 ,别的值得留意的是要 制止孩子戴耳机观看视频 ,由于这样你不知道孩子在看什么。

越来越多的儿童从小使用电子装备,对此,美国儿科学会也提出了一些提议:

18个月以下的孩子最好不要打仗电子装备; 18至24个月大的孩子想要看动画片,应由家长选择高质量的节目,并与孩子一起观看; 2至5岁的孩子,也必须在爹妈陪伴下观看视频,天天看屏幕的时间不能超越1小时; 对于6岁及其以上的孩子,家长应对孩子明白指出可观看的视频种类和观看时间,确保孩子能保证富足就寝,身心健康。

“毒动画”,披着热门卡通的外套,布满疑惑性,又有着很强的示范效应,大多针对低龄儿童计划,防不胜防。

现在国内一些视频网站已经表现,会增强技能本领快速处理这些有害视频,加强内容考核本领。而作为家长,让孩子多参加户外活动,享受更多亲子韶光,与电子产品保持安全间隔,同样非常重要。

部分小猪佩奇视频竟诱导儿童自尽!家长们万万警惕了……

中新社·华舆>抓取栏目
2019-03-02 04:16

一个叫做“Momo挑衅”(Momo challenge)的涉嫌网络陵暴的虚拟形象再次露面!去年7月,这个蓬首垢面、鼻孔朝天、嘴巴裂至耳根、眼球剧烈突出!的可怕形象首先通过交际媒体WhatsApp进行流传。“Momo挑衅”诱导电话用户联系名为“Momo”的用户,后者向联系者发送指令要求实行一系列危险使命,拒绝完成使命则会受到威胁吓唬,重要针对人群为青少年。 ▲Momo Challenge去年通过WhatsApp进行流传

现在这个可怕形象又重出江湖,选择登陆所在为Youtube视频网站,这次针对的人群是更易受影响的儿童!而且此次出现的方法越发潜伏——它将自己藏身于看似无害甚至可爱的视频之中,趁人无防范时忽然切换成“Momo”画面,继而向观看者下达自尽指令。

英国和美国的很多学校以及警方已经针对这些可怕视频发出告诫,不少家长反应自己孩子看到此类视频后受到很大惊吓。

▲Momo Challenge被嵌入小猪佩奇视频中,乍看之下完全无害

Youtube上现在传播着不少这样经心包装成儿童喜好的卡通形象的小视频,视频里却已经被混入“Momo”的自尽讯息,好比极受儿童欢迎的“小猪佩奇”。在某一集当中,粉色小猪一家高兴地野餐着,所有以看似清静祥和的方法睁开。直到某一帧,画面突然切换成了Momo,紧接着一个可怕的电脑合成声音响起:

“你好,我是Momo,你最可怕的梦魇。我会杀了你。我会在夜里来到你的床上,清晨你就死了。想不想要这个惊喜?你看着我的眼睛,我没有骗你,你肯定会死的。用刀割自己的腿吧,这样你就再也不会碰到我了;把自己的手切下来,这样你爹妈就不会看到我了。晚安咯,我的小可爱。”

除了小猪佩奇外,深受孩子喜好的《堡垒之夜》(Fortnite)也被Momo视作抱负的植入对象。据报道,这类隐含了自尽/自我伤害类讯息的影片甚至已经在Youtube儿童频道(YouTube Kids)上传播开来,潜在危险巨大。

▲堡垒之夜(Fortnite)

英国《太阳报》(Sun)报道,一位母亲看到自己5岁的女儿在浴室里拿着厨用剪刀剪自己的头发,被发现时,小女孩的头发已经被自己剪到暴露头皮。女儿告诉母亲,Momo威胁她,假如不把自己头发剪秃,将“对她进行伤害”。

▲Youtube上出现的可怕视频:“Momo将会杀了…”

另一名母亲反应自己6岁的儿子在看一个游戏视频时突然蹦出了Momo的头像,并发出可怕的声音。儿子由于年龄小不能明白全部内容,但已经能听懂诸如“我会伤害你的小伙伴”这样的句子。他吓得立即跑出房间,虽然这样可以不用看到Momo,却今后变得心神不宁——做任何事都不肯意脱离母切身边,不肯意一个人睡,而且对峙要让牧羊犬和自己睡一起,“这样等Momo再出现时可以帮助赶跑它。”

▲平板电脑遍及年纪越来越低

英国哈斯灵顿(Haslingden)的一个小学则通过脸书告诫家长,学校里许多学生已经看到了这类吓唬视频,视频要求孩子们打开瓦斯开关要么服下药丸。

▲哈斯灵顿小学在脸书上提示家长可怕视频的存在,尤其是伪装成小猪佩奇,甚至出如今Youtube儿童频道

和“蓝鲸殒命游戏”一样,这类包含自残/自尽使命的视频通过种种渠道试图影响差别人群。孩子作为辨识力、意会力均在发展之中的群体尤其需要被特殊葆护。

▲“蓝鲸殒命游戏”洗脑参与者完成50天的自残使命,并于第50天自尽

心理大夫由此提示,家长在听到孩子谈到此类吓唬视频时不要当做打趣一带而过,要彻底查明视频,并实时通知警方。视孩子惊吓程度而定,须要时需要向专业心理大夫寻求引导和帮助。

Youtube已经答应,将系统性地将这些视频删除,但同时也认可:“没有任何一个系统是完美的,很难保证偶然还会有丧家之犬。”假如着实不放心的话,最好不要让过小的孩子一个人上Youtube网站。

▲Youtube上一些可怕视频已被删除

假如感到心理烦闷,甚至有自尽倾向,请不要迟疑并立即寻求帮助专业劝导。可以拨打自尽干涉服务热线(免费):0800-1110111要么0800-1110222。 (原标题: 部分小猪佩奇视频竟诱导儿童自尽!家长们万万警惕了……)

6月28日消息,据海外媒体报道,许多视频平台上开始出现小猪佩奇喝漂白剂、米老鼠被车碾过的“儿童邪典片”,这对儿童百害而无一利。《卫报》日前分析了这些算法天生的视频带来的影响,以及平台接纳技能本领的成效,和由此导致的深条理社会问题。

以下是翻译内容:

去年11月份,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一篇文章,内容是关于那些通过YouTube分发给儿童的那些令人不安的视频。家长们表现,他们的孩子每每看到他们最嘻歡的卡通形象会担当种种暴力和殒命:小猪佩奇在喝漂白剂,要么米老鼠被车碾过。许多Facebook的帖子、新消息组的帖子和其他报纸上都出现了许多关于不适当内容的描述,并且还令人不安地描述了它们的影响。本来快乐和顺应性精良的孩子变得畏惧黑暗,轻易哭闹,要么体现出暴力行为——也就是出现了全部的典型荼毒症状。但是尽管有这些报道,YouTube和它的母公司谷歌并没有接纳什么棤施来解决这些问题。别的,好像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视频来自那里,它们是怎样制作的,甚至根本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存在。

我是一名作家和艺术家,专注于新技能所带来的广泛的文化和社会影响,这是我大部分的痴迷开始的缘故:对某件事越来越好奇,并深入发掘,偏重关注隐蔽在背后的底子和過逞。这一方法曾让我調察英国的飞行系统或庞杂的道路监控网络,而这一次,它让我进入了YouTube儿童视频中那些独特、超实际、经常令人不安的部分。这些视频在几个层面上令人担心。随着我花在上面的时间越来越多,让我越发不安的不但仅是视频内容本身,而是系统本身的方法好像在重现并加剧这种令人生厌的过分行为。系统对孩子们最排挤的恐惊进行猜测,并将这些视频捆绑到建议播放列表,盲目嘉奖这种视频的创作者,从而增长视频的观看阅读次数。

对于成年人来说,许多视频的独特之处好像比它们所体现出来的暴力更令人不安。假如你不把自己沉醉在视频中,这部分就更难讲明,也更难让人明白,但我大概不会建议你这样做。除了简单的抄袭和寻衅之外,还存在一整套谬妄的、由算法天生的内容;数以百万计的视频仅仅是为了吸引眼球和创造收入,内容都是根据童谣、玩具评述和文化误解拼集而成的。

当我在网上写一篇关于这些视频的文章时,民众的反响很大程度上反应了我自己的感觉。一方面,人们恐慌地发现这些视频的存在,另一方面,他们发现的这些视频的范围和希奇程度完全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人们的感同身受使得这篇文章在网上被分享和阅读了数百万次,被全球各地的网站和报纸转载,甚至导致欧洲议会上提出相关问题。最终,YouTube开始做出回应,尽管它的积极和结果喜忧参半。

YouTube最初的发起是限定针对儿童的令人不安内容的广告,但它的这项发起并未能将自己的平台纳入此中。据预计,每分钟有400个小时的类似内容被上传到YouTube网站。人工进行管理并不实际;相反,YouTube依赖观众的举报来推动官方棤施。但是当第一批观看这些内容的人是小孩子,视频已经造成负面影响的话,这是不合适的。YouTube还将机器学习的技能全能药作为自己的首选解决方案,但在本年4月,它最终同意YouTube专门的儿童应用程序将完全转向“人工管理”,实际上也认可了这种方法行不通。

因此,尽管很多视频已经从网站上删除,但无法计数的类似视频仍旧存在。本年3月,美国科技杂志《连线》对一系列暴力栏目进行了梳理分类,并证明假如遵照YouTube自己的发起,从一段盛行的儿童字母表视频,转到一段米妮老鼠用鼻烟壶的影戏,中间只需要14步。很显着,假如没有真正意义的人工监视,在一个10亿欣赏量的平台上仅仅禁止某些重要搜索词要么封禁账户,是永久也解决不了版权侵权、算法建议和广告驱动的金钱鼓励所带来的错综庞杂问题。

无论这些视频是存心恶意的,是“仅仅”的简单欣赏,还是庞杂系统的突发效应,这都不是问题的重要。新环境是,假如我们选择看看它们的内容,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整个暴力泛滥的视频系统是共通的。在我看来,显而易见的貌寝内容不但仅范围于儿童内容,也不范围于YouTube。首先是算法管理系统怎样在不停地重现和强化我们现有的私见,而不是引导我们走向同等和赋权的明朗高地,同时压抑那些对系统最不理解的人,从而控制他们所处的系统。

以YouTube的建议系统为例,它并没有区分迪士尼影戏和一个小公司所制作的劣质动画。从本质上讲,这种看似良性的“假如你嘻歡那个,你就会嘻歡这个”机制是在练习年幼的孩子——实际上是从出生开始——点击第一个出现的工具,并且不管其出处是什么。这与Facebook将虚伪广告植入数百万心怀不满的用户的机制是一样的。观众根本不知道这些视频来自那里,用户在布满不确定性的海洋中重复倘佯,这使得一个不透明的全球和不负责任的系统越来越多地控制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方面。

我们已经看到,在美王法庭上,为提供量刑提议而计划的电脑程序更轻易错误地将黑人被告贴上大概再次犯法!的标签——错误地将其标志为白人的两倍(45%对24%)。我们也已经看到,算法系统在考量有声望职位的候选对象时,男性比女性具有更多优势。我们也看到了投诉这些系统是何等的困难。当澳大利亚当局推出“机器人债务”(一种主动归还债务的计划)时,它错误地、非法地处罚了社会上最脆弱的群体,这些人没有措施得到支持或提议来挑衅这一制度。

自从我第一次关注YouTube平台上的独特视频问题以来,几个月来,我碰到了一些来自该公司的人,以及其他陷入类似漩涡的平台的人。虽然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是善意的,但好像很少有人能明白他们的系统给社会所带来的影响以及由之产生的更广泛的布局性问题。像大多数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的人一样,他们以为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应用更多的技能来解决:通过更好的算法、更适度、更重的工程来解决问题。科技泡沫之外的很多人——尤其是西方和高收入阶级的人——对任何人首先会让他们的孩子使用YouTube感到震动。但我们不会通过叱责公司或鞭策他们做得更好来解决这些问题,就像我们不会通过妖魔化快餐来解决肥胖危急,而是通过让人们挣脱贫苦来解决问题一样。假如YouTube要解决孩子教诲方面的问题,那么答案就是更多地为儿童保育和教诲提供资金,而不是修复YouTube。

YouTube上的孩子们,算法强化法庭审判中的被告,以及澳大利亚贫苦的债务人身上所发生的所有,最终会影响到我们全部人。我们全部的工作、生活保障系统和社会左券都轻易受到主动化的!影响——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真的要被机器人代替,但是会被机器人摆布。总之,YouTube视频的独特、Facebook和Twitter用户的极度主义、算法系统的潜在私见:全部这些都与互联网本身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人存心这样计划它们。假如我们乐意学习的话,这大概是我们可以从这些例子中学到的最希奇、最有益的一课。

本文网址: http://www.2217pacific.com/pp/2020928192645_9378_2151557671/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