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东家对网红说不:“我受够总是索要免费蛋糕的网红们了”

  • 西多·帕玛尔(Sheetal Parmar)
  • BBC Asian Network
Reshmi Bennett

图像出处, Reshmi Bennett

图像加注文字,

蛋糕师雷西米称,假如人们嘻歡她的蛋糕,他们可以付钱买。

“为什么有人不肯意费钱买蛋糕?”身为专业厨师及蛋糕师的雷希米·班尼特(Reshmi Bennett)不停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不熟悉的人来找她,要她做一个值得放在Instagram上的蛋糕,还要免费。

雷希米住在伦敦,经营一家叫做“糖之天使”(Anges de Sucre)的蛋糕店。她近来在网上掀起了一小波惊动,由于她把矛头瞄准了要求免费商品的交际媒体网红们。

“我在Instagram上写了那篇文章,由于我受够总是要免费蛋糕的网红们了。在疫情开始后环境变得更糟,如今开始让我感到惆怅。”

像新冠疫情中的很多买卖一样,雷希米发现她客人的行为出现了变革。尽管很多人开始省去不须要的开支,但她的蛋糕房还算繁忙,客人们仍在从她那边订购庆贺种种场所的蛋糕。

然而,她同样留意到,网红们开始要求更多免费商品了。已往她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她曾经注意网红和他们的贴文,察看他们的粉丝,以及他们是怎样与观众互动,但她称,这个模式对她并不见效。

“没有一个我们的客人(说)从谁的贴文或主页上看到我们的蛋糕,他们都是通过别人,那些花了钱的客人口口相传过来的。”

Cakes

图像出处, Reshmi Bennett

图像加注文字,

雷西米表现,网红对她的蛋糕销售没有帮助。

网红市场巨大且多元。企业们在选择想要互助的对象时,判定的依据仅需要有他们看到的网红创作的内容,网红门的穿着与评论的话题。

为成为一名全职网红,美容与生活方法博主Karishmua(本名卡里什玛·维杰)放弃了将来在医药范畴发展的计划。她在Instagram上有近18万粉丝,在TikTok上有7万,这使她可以通过“品牌影响力”赚取利润,但她夸大,这份职业并不是不劳而获,她也需要积极工作。

“我Instagram上的一则贴文可以收费200-600镑,详细价格取决于我为了那则贴文投入几多个小时。”

“假如一个美妆或护肤品牌盼望我用他们的产品制作一个讲解贴文,我知道这则内容会在Instagram要么TikTok上得到数百甚至数百万欣赏量。我也知道,我可以给他们带来至少2000英镑的销售业绩。”

Beauty and lifestyle blogger Karishmua

图像出处, Karishma Vijay

图像加注文字,

"我收费200-600镑不等,详细价格取决于我在一则贴文上花了几多小时,"网红Karishmua说。

《福布斯》(Forbes)杂志预计,网红范畴有巨大发展潜力,到2022年,网红市场价值大概会到达110亿英镑(约合142亿美元)。这一范畴非常多元,现在微博主的崛起趋势越发显着。所谓微博主是指那些创作内容更短,粉丝数目少但忠诚度高的人。

装饰品公司Eid and Ramadan的老板利兹·卡亚尔(Riz Kayaal)已经开心地担当了这种趋势。“我们已经与超越350名网红及微博主互助,我已经免费送出了价值15000-20000镑的存货。”

“这些小网红和博主们在展示我的产品方面做的很多了,他们也会更好体现他们有多嘻歡那些产品。”

利兹称,跟提供价目表的网红互助是服从最高的。“他们大概会对两个贴文和一条Instagram限时动态收费300镑,但他们会说清晰他们会怎么做,以及他们会怎么展示产品。”

Riz Kayaal

图像出处, Riz Kayaal

图像加注文字,

利兹·卡亚尔称,她发现与网红互助对她的买卖有帮助。

品牌与数字化策略师阿山蒂·阿卡布斯(Ashanti Akabusi)的客户来自企业和娱乐行业。她工作的大部分内容是打造及强化客户的交际媒体页面及品牌,这通常需要跟网红互助。

“假如找到了合适的网红,他们可以对一家企业起到极大作用。”然而她也知道,很多网红并没有真正拥有他们自己声称的那么大的影响力。“我们看到了很多对这个过于饱和的市场的反弹反响,有的人称他们自己为网红,但他们大概并不配这么说。”

她表现,企业与网红之间的关系在大多数时间是积极的,但“重要是要找到对的网红”。

很多企业现在还没有离别广告牌式的宣传模式,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数字化空间可以让他们展示自己的产品,因此企业面对的平台变得越来越大了。这意味着,如今给普通人从事网红工作的空间越来越多,好比身为美容博主的商学院学生爱莎·沙班(Aisha Shaban)。她称自己委曲算是个微博主(她在Instagram上有17000名粉丝),但更重要的是,她从不索要赠品。

Aisha Shaban

图像出处, Aisha Shaban

图像加注文字,

爱莎·沙班从不向企业要赠品:"我以为那是不尊容他人的行为"。

“假如他们找到我谈互助,我很乐意在我的平台上给他们做广告,但我绝对不会想尽措施去找品牌要互助,由于我以为那样会是在借机使用他们辛劳工作的结果。”

“我以为微博主向小企业要赠品是不恭敬他人的行为。”

曾经有大型线上时尚品牌找到爱莎,给她提供赞助,但她由于道德缘故拒绝了这项生意业务。她称,这种做法会帮助一名成功的网红做到真实,而粉丝们也会明白这份朴拙。假如一个大品牌做了她不认同的事情,她会选择不跟他们互助。由于两边之间没有经济上的答应,她会更轻易拒绝他们。

在疫情之下,很多企业深受影响,网红们应该动用他们的本领,去帮助这些行业吗?

安娜·席尔瓦·欧莱利(Ana Silva O'Reilly)经营的观光博客“O太!太周游全球”(Mrs O Around The World)近来发起一场活动,号召观光网红们一起支持旅游业。这场口号为#自己付行程(#PayOurWay)的活动盼望已往享受了免费!旅游产品的网红们为自己的下一个出游行程买单并为此免费发文,从而刺激旅游业苏醒。

与此同时,英国当局推出的(有些争议的)“外食救经济”(#EatOutToHelpOut)计划受到了餐饮与生活方法博主的极大支持,他们会积极宣传那些参与这一计划的餐厅、酒吧以及咖啡厅。

那么,网红们将来是否应该做更多工作,以展示他们对企业的价值呢?阿山蒂·阿卡布斯以为,这是以后的发展方向:“未来会赢的网红将是那些真正在自己范畴是专家的网红,是那些在他们的观众中间创建了可信度的网红。”

那位单纯盼望网红们不要继续索要赠品的蛋糕店老板拉西米是怎么想的呢?“我也正在积极告诉其他蛋糕师不要这么做。假如每个人都说不,总有一天会有人要为蛋糕付钱的。”